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85后”社工黎丽:工作很细碎 社工很重要

2015-02-02 11:06   宁波晚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爽朗短发、温暖笑容、倾听时会发亮的眼睛,“85后”黎丽是海曙区社工协会一名专职社工师。2008年时,她大学毕业回到宁波求职,当起了这座城市的第一位“社会服务承包人”,负责政府出资购买的残障康复社会工作项目。如今,这个1986年出生的女孩子已成为市政协十四届委员里最年轻的一位。

昨天下午,市政协十四届委员里最年轻的“85后”社工黎丽接受记者采访。记者龚国荣摄

昨天下午,市政协十四届委员里最年轻的“85后”社工黎丽接受记者采访。记者龚国荣摄

爽朗短发、温暖笑容、倾听时会发亮的眼睛,“85后”黎丽是海曙区社工协会一名专职社工师。2008年时,她大学毕业回到宁波求职,当起了这座城市的第一位“社会服务承包人”,负责政府出资购买的残障康复社会工作项目。如今,这个1986年出生的女孩子已成为市政协十四届委员里最年轻的一位。

在本届政协大会开幕前几日,黎丽已经通过系统自助提交了4则提案建议,这在“高产”的她看来,不过是保持了平均水准。4则建议,分别代表了社区基层社工、社区矫正人员、医院社工等多个群体发声。

常年奔走在各个社区,黎丽结交了不少社工朋友。“但我发现,近年来因为压力大、待遇不高等原因,专职社工的流失率在不断增加。”黎丽有心地对此进行了调研,以海曙区为例,近年新进社工年平均流失率一直保持在10%左右,其中某街道甚至达到50%,社区居民对社工们的频繁“变脸”也偶有抱怨。

残疾人及家属、社区困难群众、边缘青少年……他们不仅是黎丽的服务对象,更是朋友。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她都会打开电脑上的QQ,看看有哪些人“闪”她。诸如帮肢体残疾的男孩找工作、找对象,某位精神疾病患者的母亲发来一大篇倾诉求助、志愿者告诉她在工作中所遇到的心理打结……“每天的工作都很零碎,甚至面对的还会是一些不可预知的问题,但我知道,他们背后牵系着的,都是一户家庭、一个群体的冷暖。”

连续跟踪一个在达敏学校读书的14岁女童苗苗长达4年,她的社会出路在哪里,如何才能逐步解决特殊孩子就业的社会融合问题?医院里除了医生和护士两大群体,能否再增加一类专业的医务社工人群,对患者进行心理辅导、整合救助资源,也能有效调解医患矛盾,这种在上海已经引入12年的医院“润滑剂”什么时候才能在宁波推广……这些建议,有的来自社工朋友圈“吐槽”,有的来自其工作中的细心发现,有的来自全国社工界的新风和探索,经过理性分析,黎丽都把这些带到了两会。

“社工在全国都还算是一个较新的职业,他们工作内容细碎,但却是社会治理的重要力量。”黎丽告诉记者,“身在一线,我的职责就是让残障人士的心灵不残缺、让边缘人群不再孤单无助;同时更多地思考和我一样的社工群体所面对的专业发展和职业前景,更好地去服务社会、创造和谐生活。”□宁波晚报 记者 滕华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