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讲好社工故事精选:让习惯黑暗的眼睛习惯光明

2020-11-13 10:02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而我之所以热爱,是因为这个职业,它让我有机会和很多像你、像我这样的平凡人建立联结,一起从社会问题的“观望者”变成问题的“解决者”;它让我有机会陪伴那些身处困境的人群,与他们共同努力,见证彼此生命中的层层蜕变。

微信图片_20201113095749

讲述人:傅婉霏,闽侯县乐志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主任,中级社工师,5年青少年社工服务/社区社会工作。

我今年34岁了,在社工这个新兴行业里,应该算是一名大龄社工了,但其实我入行时间并不算太长,整整4年而已。人们都说三十而立,的确,在我30岁的那一年,身边的很多朋友都有了自己的小事业,生活逐渐安稳。而我,却选择在那一年,加入一个全新的行业,成为了一名青少年社工。

记得刚入职的时候,我住在上街,而机构在晋安区,相隔30公里。因为早晚高峰,我每天早上6点就得起床,而每天晚上7点多才能到家,夏天还好一些,到了冬天,出发的时候天是黑的,回家的时候天还是黑的。但那些看起来与“黑暗”相伴的日子在我的人生里,却一直散发着叫做“梦想”的光芒。那会儿很多人在背后议论我,“诶,你看那个新来的女生,开着奥迪,听说家里还是住着别墅,跑过来做社工,每天这样来来回回上班,油钱都不知道要花多少,工资才1800,这人是不是有毛病?”。是啊,甚至不止其他人,我的家人朋友,在看到我如此奔忙的时候,也会问我一句“你究竟图什么?”,那我是不是真的有毛病,我究竟图什么,今天,让我来告诉你。

在我幼儿园的时候,我的父母因为工作关系,把我留在了农村外公外婆家,我成了一名留守儿童。那个时候的我,喜欢和家里的小猫小狗说话,喜欢和邻居的哥哥姐姐一起上山摘果子下河摸鱼虾,过得挺快乐。只是偶尔还是会躲在被子里偷偷的哭,因为我想念我的爸爸妈妈。后来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的爸妈把我从农村带到了城市,我又成了一名流动儿童。我不得不和我疼爱我的外公外婆告别、和家里那只可爱的小猫告别,不得不和一起玩耍小伙伴告别,来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城市。我不认识那个城市的道路,听不懂那里的方言,我不知道我的同学们玩的是什么游戏,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打扮才能看起来和他们一样。还有那个总是欺负我的坏男生,他撕掉了我的书本、用门把我的手指夹得血肉模糊,甚至当着所有同学的面,掀起了我的裙子。我对所有的这一切恐惧、惊慌、不知所措。所以我总是自己一个人上学放学,自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位置上,假装不孤单,假装我根本不需要任何朋友。可是那种强烈的不安全感和孤独感,直至今日,依然还留在我的记忆里。

微信图片_20201113095755

也许是因为成长之路艰辛而孤独,高考后我选择报考心理学专业。大学四年,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我不断的自我修整自我疗愈,那个过程就像用胶水,把记忆里那些破碎的自己一点一点的粘起来,成就如今一个完整的我。那些陪伴和爱就像暗夜里的灯光,把我从黑暗之中拉了出来,让我学会了和所有悲伤的过往和平相处,也让我这双习惯黑暗的眼睛,终于习惯了光明,所以我也愿意自己是一道光,可以帮助更多和我一样曾经身处黑暗的孩子。

微信图片_20201113095752

毕业后辗转北京、云南,最后又回到了福州。我做过很多工作,曾经在团中央下属的机构做心理咨询师,还上过央视新闻频道《朝闻天下》,我参与编剧和出演的心理剧也在央视十套连续四期播出。我也曾经在上市企业做管理者,甚至还曾经踩着高跟鞋拎着名牌包参加过一整年的总裁俱乐部。生活看起很精彩,可我一直不曾停下寻找心安之处的脚步,直到2016年,我成为了一名社工。

微信图片_20201113095746

社工这个职业,在外人看来,我们辛苦、卑微、收入低,但真正热爱这个职业,在这个行业坚持下来的每个人,却一直甘之如饴。而我之所以热爱,是因为这个职业,它让我有机会和很多像你、像我这样的平凡人建立联结,一起从社会问题的“观望者”变成问题的“解决者”;它让我有机会陪伴那些身处困境的人群,与他们共同努力,见证彼此生命中的层层蜕变;它更是让我终于有机会,能够在二十几年后的今天,对着那些静静坐在书桌前的孩子们,喊一句——“喂!傅婉霏,一起玩吧!”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