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讲好社工故事精选:治愈别人,也治愈自己

2020-12-29 10:12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道阻且长,行则将至,社工之路漫漫,希望我能成为曾经的督导老师所说的“有温度,懂情趣,会思考”的社工。

微信图片_20201229100948

讲述人:黄巧真,泉州市海西社工事业发展中心项目主管,助理社工师,残疾人社会工作及儿童青少年社会工作领域,从事社工3年。

转瞬间,成为一名社工已经进入第三年,尽管在本科学习期间就已经利用暑假的时间进入社工机构实习,但是我仍然将毕业后正式踏入社工行业时作为自己社工之路的起点。彼时我在厦门,因为希望自己能够积累更丰富的实务体验,我没有选择自己实习时所接触的儿童社会工作领域,而是选择了进入残疾人社会工作领域,做社工接近三年的时间里,有两年我都在残疾人社会工作领域中摸索着。

微信图片_20201229101038

一、初相识,打破刻板印象

在从事残疾人社会工作服务的两年时间里,我发现,即使作为社工专业毕业的一线服务者,在理论学习中已经认识到平等接纳、客观看待服务对象的重要性,但是在正式接触服务对象前,也仍然十分容易对残疾人群体有刻板印象,认为他们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并且作为生理上有缺陷的一个群体,一方面自身的行动肯定相当受限,无法同常人那样生活,另一方面生理缺陷对心理所造成的冲击,会使他们显得悲观消极。

而事实上,真正走进残疾人群体,由平常入户到活动开展,一点一点地了解到他们的生活、经历、性格、家庭等等,就会发现即使比起普通人来说,他们需要面对残障这一特殊性较大的困境。但他们也如同其他普通人一样努力过着自己平凡的生活,甚至他们当中有一部分人,拥有其他普通人所不具备的才能,过去应对残障困境的经历,反而使他们更加坚强、豁达地看待人生的起起落落。因为所服务的社区里有不少这样拥有正面能量的残疾人朋友,我与同工在项目开展过程中,组建并培育了一支以残助残骨干志愿者队伍,也就是发动残疾人群体中尚有余力的那一部分人去帮助他们身边其他更困难的残疾人朋友,一方面希望比较有能力的那一部分残疾人朋友在发挥自身能力的过程中能够收获成就感,更多地自我肯定,另一方面也希望残疾人朋友之间能够增加同质群体间的互助及联结。

微信图片_20201229101035

二、再相知,获得心灵治愈

以残助残骨干志愿者们有许多是已经五六十岁的老人家,因此我通常喊他们“阿伯阿姆(闽南语伯伯婶婶的意思)”。阿伯阿姆们会在活动中主动承担组长的职责,会在节日时协助我和同工慰问困难残疾人,会发挥所长在端午节教小朋友包粽子,会分享自己的应对残疾困境的故事来为其他残疾人朋友树立榜样,还有许许多多其他活动中都活跃着阿伯阿姆们的身影。更重要的是,在组建和培育这支骨干志愿者队伍的过程中,我与同工以及来自高校的大学生志愿者们倾听、记录了不少阿伯阿姆的人生故事,这些故事在做系列性公众号推送来传播正能量的同时,也让作为倾听者和记录者的我深深被触动、被治愈——

庆伯十几岁的时候,是活泼好动正值青春期的帅气小伙子,原本应该在初中校园里专心学习,享受青春自由的他,却不幸在1958年厦门与金门的八二三炮战中被炮弹击中,导致肝脏和左腿受伤,在医院里一躺就是十个月。而躺在医院床上治疗,动弹不得的这十个月并不是让庆伯最痛苦的事情,更加痛苦的是医生告诉他,他的左腿将落下终身残疾。那时隔壁床的小伙伴经常吹口琴安慰失落难过的他,美妙的音乐声抚慰了他的心灵,自此也引发了他对音乐的爱好。在母亲的支持下,庆伯开始自学口琴,并且爱上了唱歌,会吹口琴会唱歌的他成了村里的文艺骨干,组建了村里的音乐爱好队,村里人也都知道“阿庆唱歌好”。我与同工也几次在活动中邀请庆伯以歌曲表演来作为暖场节目。除了音乐,各种手工活庆伯也不在话下,作为项目手工队的骨干成员,学做手工品的速度甚至比我这个社工还要快。

在与庆伯接触、相处的过程中,时常都不觉得我们是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他就像是一位生活阅历丰富的老前辈,看似是我作为社工在帮助他,但无论是庆伯坚强面对残障困境的励志人生,还是他的各种技能为项目活动增添亮点,又或者是他无意间表现出的待人待事的观点,一言一行都在启发、感染、治愈着我,当我生活上遇到困境时,当我觉得社工之路艰辛的时候,庆伯的故事总让我觉得一切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困难。我们常说社工是一份“用生命影响生命”的工作,这句话通常都会被理解为社工以自己的专业力量在影响服务对象,而事实上,在我心中,我服务的过程反而是我被影响着的过程。

微信图片_20201229100954

三、后相伴,成就治愈你我

和庆伯一样的阿伯阿姆,在以残助残骨干志愿者队伍里还有许多,阿伯阿姆们慢慢的成了我的小助手,也是他们的存在让我感受到开展项目时自己是备受支持的。印象最深的是2019年的端午节,我组织阿伯阿姆们一同到社区的幼儿园内,以包粽子教学的方式与幼儿园的小朋友进行互动,过程中又穿插着端午习俗的讲解。阿伯阿姆们有着丰富的生活经验,现场互动教学,小朋友们可以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现场动手体验,老幼相长让活动现场一片和谐,好不热闹。活动结束后,我听到阿伯阿姆们说“跟小孩子们待在一起感觉自己都变年轻了”,也听到小朋友们说“从爷爷奶奶这里学会了包粽子,可以带回家给家人吃”。热火朝天的活动现场的画面一直刻在我的心里,因为我想阿伯阿姆们全身心投入地带着孩子们包粽子的那一刻,他们也感受到了自己的生活经验被派上用场,能够发挥余热,对于他们自身也是极大的自我肯定。

对于我来说,培育以残助残骨干志愿者队伍的初衷就是希望阿伯阿姆们作为残疾人群体,甚至是老年残疾人群体,能够减弱自身的无用感,能够获得价值体现,能够多一点自我肯定。所以看到他们的活动中的投入与快乐,听到他们的反馈,一方面觉得阿伯阿姆自我价值得到肯定的时候,也是自己作为社工,工作有成效的体现,我的价值无形中其实也收获了肯定,因此感觉自己在某个层面上内心也得到了治愈。

从事残疾人社会工作服务的两年时间里,有不少这样的人与事,耳濡目染着我,一点一点地打动和治愈着我,使得最初进入社工行业便面临感情困惑的我在后来的日子里慢慢地想明白很多道理,透过阿伯阿姆们展现的乐观与强大,学会了应该以怎样的心态面对生活。而进入社工行业的接近三年的时间里,虽然遭遇过很多挫折时刻,面对着家人的种种质疑,我却始终坚持如一地选择继续往前走,也正是因为服务的过程中自我被治愈,是社工让我越来越了解自己,是社工让我越来越喜欢自己,是社工让我越来越发现自己的无限可能,所以,很多时候,获得帮助与治愈的那个人反而是我。道阻且长,行则将至,社工之路漫漫,希望我能成为曾经的督导老师所说的“有温度,懂情趣,会思考”的社工。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