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图怪兽_fcab56b00318d133e0f30571ddb0a0dd_73220

讲好社工故事精选:有援相建,疆来无悔

2019-11-05 10:27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由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发起的“讲好社工故事”项目自2019年3月发起以来备受关注,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社工同仁和单位积极参与,稿件投递络绎不绝。应广大社工同仁要求,经研究决定,“讲好社工故事”征稿时间延期至2019年10月31日,以期为各位同仁提供更多的展示机会。欢迎更多的同仁加入我们,讲好社工故事,展示社工形象。邮箱接收地址:cfsw1991@163.com

 微信图片_20191105102327

讲述人:苏永千,男,广西钦州人,社会工作本科,深圳初级督导,深圳援疆社工。2014年12月至今,由深圳市社会工作者协会与深圳市龙华新区启明星社工服务中心联合派往新疆喀什,任职于深圳市对口支援新疆(喀什)社会工作站,担任项目部长,开展援疆社工项目,培养本土社工人才。

开场篇

大家好!我是社工苏永千,1989年出生在广西,2012年起工作在深圳,因为援疆,2015年开始从深圳来到了新疆喀什。

2010年3月,全国对口支援新疆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深圳市积极响应国家援建新疆的战略部署,提出社会建设援建与经济建设援建工作并重,在全国19个对口支援新疆的省市中,首创社会建设援疆模式,那时的我是一名社会工作专业的大二学生。

2011年3月,深圳市对口支援新疆(喀什)社会工作站(简称深喀社工站)在深圳市民政局、深圳市社会工作者协会、喀什市民政局、深圳市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挥部的大力支持下正式成立,成为南疆四地州第一家由政府主导、民间自主运营的社会工作专业服务机构,那时的我正在社会工作专业读大三。

2015年,27岁的我与5岁的深圳援疆、4岁的深喀社工站结缘,自此踏上了深圳援疆路,我的身份不再只是深圳社工,也是一名援疆社工。

工作篇

不会救援的社工不是好主持人

2015年来到喀什之后,我被派驻到了深喀社工站驻塔什库尔干县(简称塔县)社工部担任部长一职。在全国海拔最高的社工服务点,我每天搭档的本土社工都是当地的塔吉克民族,也是全国56个民族中唯一的白种人民族。在高海拔上与高颜值的塔吉克社工共事的每一天都是风平浪静、神清气爽的。

直到2017年5月11日,宁静的塔县一瞬间地动山摇,睡梦中的我被摇晃的衣柜吵醒,平整的天花板也裂开了几条缝,常识告诉我,塔县可能地震了。当窗外陆续响起警报声、救护车的声音的时候,我确信塔县地震了,而且可能有人员伤亡。在第一时间,我们塔县社工到达震中,在塔县政府的引导下有序参与震中救援。那时候,协助搬运物资、安置灾民、信息统计,哪里有需要,社工就往哪里走。在政府的有力引导下,在社会各界的支持下,5月底的塔县陆续就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塔县项目部还因此与壹基金合作了“壹乐园”项目。

塔吉克是个热情好客的民族,塔县社工更是善良友爱。每每有同事生日的时候大家都会聚在一起,小小的生日蛋糕就能撑起一场生日宴会,而我就会不负众望的客串起主持人的角色煽情开场、严把流程。作为一名社工,我深知一场活动流程的重要性,所以每当我想要一本正经用社工思维来主持生日会流程的时候,同事们总是莫名其妙的哈哈大笑。虽然我不收主持人的出场费,但是我也算是兢兢业业,咋就换来了同事们的……一定是我的主持技巧有待精进!

2015年至2018年,我的援疆生涯主要是在塔县项目部度过,“不会救援的社工不是好主持人”或许就是这段日子最好的概括了吧。

不会养殖的裁缝不是好艺术家

2016年期间,我在喀什市的部分时间也在负责塔吉克创业培训帮扶项目“巧手兰心”妇女手工项目,引导喀什市多莱特巴格乡18村的妇女组建妇女手工学习互助组,挖掘和培养社区骨干。同时,引进专业设计师和缝纫机手工培训师,改进妇女手工产品的质量、形式及款式,引进先进的手工生产设备,提升妇女在手工产品生产方面的技术和能力,此外,积极拓展销售渠道,增加妇女手工产品的市场销售量和知名度,进而带动维吾尔族妇女自主创业增收。因为这项工作的关系,男儿身的我也开始了解到走线等女工的技术活。

2015年至2018年,在喀什市我还负责推进小花帽儿童艺术团项目,主要立足以新疆喀什市民族文化交流和民族融合大背景,以合唱团为平台,以“民族大团结,童声唱和谐”为使命,通过整合专业艺术师资资源为20所维吾尔族学校的少年儿童提供歌曲、舞蹈等专业教学,提高孩子的艺术情操和专业艺术能力,同时通过开展成长发展类社工服务促进民族文化交往和互动,增进民族共融。因为小花帽项目工作的关系,五音不全的我也开始了解音阶、韵律、琴谱等,与合唱团的孩子们在一起待久了,都觉得自己身上也有了某种小艺术家的气息呢。

2019年开始,因为深喀社工站整体部署,我的援疆工作主要回归在喀什市进行,开始接手喀什项目部的部长工作。就这样,继妇女手工和儿童合唱团之后,我又开始了“养驴”的生涯。2019年,我在喀什项目部有开始负责“喀什的LV”——“驴宝贝”生计发展示范项目。项目在佰什克然木乡帮助40户农户家庭通过养驴并开发驴的附属产品等脱贫增收。项目的推进过程让我开始了解驴的繁殖与养育,不知不觉就这样和农户们一起成为了养驴的“专家”。

从妇女手工,到儿童合唱,再到农村养驴,“不会养殖的裁缝不是好艺术家”又成为了我援疆生涯中的另一段宝贵经历。

不会装修的评估专家不是好讲师

在跟进小花帽项目期间,还需要完成音乐教室的标准化建设,从室内设计、到材料的采购,到成品的验收,名下尚未买过一屋的我居然踏踏实实的走完了装修的整个流程,看着一间间合格的音乐教室,我心里暗自感叹,但凡以后有机会买房,咱也算是有装修经验的人了!

2017年初,受喀什市民政局委托,我有幸代表深圳社协成为项目评估小组的专家之一。2012年成为社工以来的,市级评估、区级评估、机构评估、项目评估……大大小小的评估中我貌似只有被评估的命,因为援疆的平台,我摇身一变成为了评估别人的专家,这种角色的转变让我不敢有一丝的怠慢,指标设计、评估说明、现场评估、报告撰写……每一环我和小伙伴们都走的踏踏实实,一来是为锻炼自己,二来也想对委托我们的民政局以及被评估的各兄弟机构们有个负责任的交代。

2018年下半年,深喀社工站与喀什大学法政学院达成社会工作实习基地建设共识,我作为援疆社工被邀请作为其中一名讲师,前往喀什大学和法政学院社会工作专业的学生分享实务经验。当我把个案工作在实务中的案例分享给同学们的时候,社工学生们多在感叹,借助我这个“窗口”看到了实务领域的社会工作的确是另一番风景。在同学们的脸上,我看见了他们对社会工作的迷茫,但也看见了他们渐渐舒缓的眉头,也许他们很多人毕业后都会离开社会工作,但至少社会工作的理念和思维会深远的影响他们吧。

装修师傅、评估专家、高校讲师,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三个角色居然在我这身上无缝衔接了,这就是援疆之旅的奇妙之处吧。

微信图片_20191105102330

生活篇

生活就是吃虾、睡觉、打游戏三元素构建的相同组合、不同排列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广西人,有一种饮食习惯叫吃着虾长大,有一种奢侈叫虾自由。但是,喀什属于内陆城市,距海遥远,所以对于我来说,吃虾这件事情就从一种生活习惯变成了一种饮食信仰。而如何在喀什的生活中,最大程度的相对实现虾自由也就成为了我生活上的另类追求。这种信仰和追求让喀什的本土社工朋友们产生了这样一种条件反射“苏永千——虾啊”以及“虾啊——苏永千”。

作为一名男生,我也有着其他大部分男生都有的“弱点”——游戏。在一天的忙忙碌碌之后,在线杀他个两盘三局,那酣畅淋漓的感觉足以消解掉一天的疲惫,睡前有此一环,一天已然圆满。就这样,吃虾、睡觉、打游戏的三元素贯穿了我援疆期间的生活。

微信图片_20191105102334

结语篇

有援相建,疆来无悔

2015年援疆至今,救过灾、养过驴、装过房、讲过课、也能裁缝、也能评估、还能合唱,不同的角色看似格格不入,却因为“社工”这个词而浑然一体。其实,我是一名社工。因为援疆的关系,我才能在“社工”之上体验到那么多不同的角色。于我个人而言,每个角色背后都是一次成长的机会,都是行业的厚爱。于行业而已,每个角色背后都是一批批深圳援疆人对帮扶对象需求的精准把脉、精细服务。今生有援相建,我定疆来无悔。

援建也是一种远见

深圳市对口援建新疆喀什的工作自2011年至今一直有序进行中,援疆的硕果遍地开花在喀什的这片土地上。不仅社会建设援建部分硕果累累,经济建设援建也是风景大好,在扶贫攻坚、产业援疆、民生援疆、智力援疆等领域精准发力,脱贫攻坚更是取得新突破。来疆5年,我作为一名社工是援疆的一份子。同时,作为在喀什生活了5年多的我,也是一名当地的见证者,亲眼目睹着喀什的日新月异。所以,援建也是一种远见,政府部门高瞻远瞩的援疆部署让我和千千万万个喀什人民正在一起享受着援疆的硕果。

5年援疆路

10万里山与海

援的是初心

圆的是梦想

我是社工苏永千,我要疆爱进行到底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