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图怪兽_fcab56b00318d133e0f30571ddb0a0dd_73220

讲好社工故事精选:我的援疆与缘疆

2019-11-01 10:27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由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发起的“讲好社工故事”项目自2019年3月发起以来备受关注,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社工同仁和单位积极参与,稿件投递络绎不绝。应广大社工同仁要求,经研究决定,“讲好社工故事”征稿时间延期至2019年10月31日,以期为各位同仁提供更多的展示机会。欢迎更多的同仁加入我们,讲好社工故事,展示社工形象。邮箱接收地址:cfsw1991@163.com

微信图片_20191101102520

讲述人:庞美玲,女,中级社工师,从事社会工作7年,2011年11月至今,在深圳市对口支援新疆(喀什)社会工作站从事项目工作,期间负责项目统筹、执行、管理等工作,在流浪儿童工作、青少年领域、企业社工领域、农村社区发展以及培训领域积累了实务经验。喀什市第一批初级督导;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督导人才班督导;喀什大学外聘讲师;2014年度中国最美社工。

大家好!我是社工庞美玲,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我的援疆与缘疆

我出生在内蒙古,求学在长沙,因为爱上了个新疆娃娃,所以现在定居在了喀什。从0471→0731→0998,我也完成了女儿→社工→妈妈的角色转变。

2009年秋天,我这个内蒙古妹子独自南下湖南,进入了长沙民政学院就读社会工作专业,那时的我好像对社工一无所知,也没天赋可以预测到社工未来的发展前景。但是在学院的引导和香港督导的支持下,实务先行成为了我求学生涯的重要指引。就这样,求学期间做过志愿者,也实习过社工机构,2010年毕业之际,我对社工的认知已从入学时的“一无所知”变成了“略知一二”。

2010年深圳已开始社会建设援疆模式,通过引进社会工作力量支援新疆喀什的社会建设。在这样的契机下,2011年底实习期的我就申请加入了深圳援疆社工队伍,带着对长沙美食、长沙人民的恋恋不舍直奔新疆喀什。自此我的援疆生涯正式开启,迄今已走过了近8个年头。

微信图片_20191101102512

迎来送往援疆情——流动的援疆人,铁打的援疆精气神

深圳市对口支援新疆(喀什)社会工作站(以下简称深喀社工站)是2011在深圳援疆背景下注册成立的南疆四地州第一家由民间自主运营的社会组织,我到了喀什后就进入了深喀社工站成为了一名援疆社工,那时和我一起加入的还有其他4名援疆社工。

在社会建设援疆模式的指导下,深圳每年都会选派一定名额的援疆社工以及援疆督导前往喀什,通过培养本土社工以及浮孵化本土机构的方式支援喀什社会工作发展。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的一部分工作时间是在负责援疆社工和援疆督导的迎来送往,所以喀什机场成为了我和很多深圳援疆社工、督导们缘分的起点。在一批批援疆人往返喀什的过程中,我就像是一个见证者,看着喀什社工在深圳援疆人和本土社工的群策群力下,喀什本土机构数量从一枝独秀到多家机构齐放、喀什本土社工从零星几人到现在的近70多人,社会服务资金来源也由纯政府购买模式到以政府购买为主、基金会合作以及社会资助为辅相结合的模式……

在我援疆的这近8个年头里,迎来的、送走的援疆社工和援疆督导不下于100人次。流动的援疆人,铁打的援疆精气神,他们从深圳而来,在喀什留下了经验和汗水,然后又悄悄的离开。

微信图片_20191101102518

我的多元角色集——我是援疆社工,也是项目部长、本土督导、孩子妈妈……

在喀什社会工作发展的过程中,我也在一步步的成长、蜕变,我是援疆社工,也是项目部长、本土督导、孩子妈妈……多种角色慢慢在我的援疆生涯里齐聚。

我加入深喀社工站之后2012年3月就被派驻到了喀什市救助管理站担任流浪儿童保护项目派驻社工,每个月都需要往返一趟乌鲁木齐接喀什户籍流浪儿童回来。那段时间的工作有困惑也有感动,困惑的是那么多的流浪儿童我却只能服务那么几个,感叹喀什社工队伍的缺少;感动的是用心的陪伴终究会换来孩子们信任与改变。后来的后来,还经常收到孩子们的问候,得知他们有的在做厨师、有的在做司机、有的还当了特警,吾心甚慰啊。

2014年我调回了深喀社工站本部,担任项目部长一职至今。从项目社工到项目部长不仅是职务的变化,更是对责任和能力的高要求,期间当然少不了的还有团队的冲突与磨合。而如何引导项目部成员在个人风格、团队规则与项目要求之间达致融合成为了我作为项目部长的“开学第一课”。职业生涯规划、团队建设、个别督导……就这样轮番上演。可喜的是,担任项目部长的这5年多时间里,项目部来来往往,有人流失,有人入职,但是团队文化却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影响着,一路走来,“站友”们也是比比皆是呢。

2016年6月15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开始,我又多了一个角色,喀什市初级督导培养计划的学员之一。初级督导培养计划是由深喀社工站作为民间力量,根据喀什本土社工人才队伍发展现状,自下而上先行示范尝试的一种社工督导人才培养方式,也是深圳市对口支援新疆社会建设的一种积极尝试。我有幸和其他11名本土社工一起加入了督导班。这个督导班可不简单,担任督导班讲师的是有20多年工作经验的香港资深督导钱绮莲女士。

督导班历时3年培养周期,在这3年里,我和其他学员一起接受个别面谈督导共计211.5小时、小组督导共计68小时、督导观察(包括观察同事到一线开展督导工作)共计146小时、工作坊共计91小时。3年后的2018年底,督导班经考核合格予以毕业的学员只有6人,而我正是这1/6。我们这6名学员也成为了喀什首批初级督导人才,自2019年起就在喀什社协的统筹下,肩负起整个喀什市社会工作服务项目的督导工作,传承着香港督导在3年培养周期中传递给大家的督导理念以及方法等。

2019年5月,我也有幸参与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政厅主办的新疆社会工作督导人才培训班,与来自全疆15家社会工作机构的另外15名学员一起合格毕业,成为了新疆首批督导人才。根据主办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政厅的期待,后期我将和小伙伴们一起协助新疆本土机构做好规范化和专业化发展,更要在全疆范围内承担起相关督导和评估的工作。自此,我的角色集越来越多元,肩负的责任也越来越大……

在我从援疆社工成长为项目部长、本土督导的过程中,2015年我这个来自内蒙的姑娘爱上了一个“疆二代”并结婚成家。2016年也有了自己的宝宝,怀胎十月的过程正是我加入喀什初级督导培养计划的第一年,每两个月就要参加一期督导班,挺着大肚子的我没有落下一期。整个孕期都在参加督导培养计划,所以我直接给孩子起了一个朗朗上口的乳名“嘟嘟”,一来形象的传递出宝宝肥嘟嘟可爱的样子,一来纪念她怀胎十月期间从未间断过的被督导时光。

婚前户外婚后宅——婚前,户外是一种生活方式;婚后,户外只是户外

我在结婚前可以说是个“浪人”,读书期间就曾经常参加户外拓展训练,新疆的地大物博更是给了我这个爱运动的姑娘广阔的天地,北疆的喀纳斯、伊犁、江布拉克、天山天池、南山牧场……南疆的达瓦昆、泽普胡杨林、塔县高原……都曾有着我和好基友们的身影。这段满满“户外”的日子全是我婚前的生活标签。

可是,2015年婚后的我开始“变乖了”,工作的时间在喀什,生活的时间基本也在喀什,以至于2015年之后加入深喀社工站的同事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婚前如此“户外”的人,怎么婚后如此“宅”呢?很多同事们都打趣我道,婚前,户外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婚后,户外对于我来说只是户外,空间意义的户外。所以我那段穿越全疆去“户外”的日子就成为了很多人只听说过、再未见过的历史了。

现在的我,工作的时间全力以赴的带着项目部,休息的日子心无旁骛的陪着孩子和老公,偶尔三五好友聚个餐,这种日子相较于婚前的“户外”要平静的许多,但是我却经常和同事们开玩笑说,“就是曾经活的太‘浪’,所以现在要花更多时间来‘买单’”。了解我的小伙伴都知道,我婚前婚后的两种生活情境,其实是与我工作中的角色变化有很大的关联性,援疆社工、项目部长、本土督导,哪个角色是随随便便就能扮演成功的呢?想要成长,不外乎就是要不断认真的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而已。

今年是我的而立之年,也是我参与援疆的第8个年头,一路走来,无不感慨,留下的是有“援”人,离开的也是有缘人。目前已经和老公定居在喀什的我,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或者大胆假设的说下半辈子吧,我都可能会继续在新疆做社工。如果你愿意,不论你是有“援”人,还是有缘人,我都会在新疆等着你哦!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