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95后党员社工扎根农村3年关怀98位留守老人

2021-08-19 09:51   长江日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在和老人交流时,杨玲能言善道,总是能很快地转移老人的注意力,安抚老人不安的情绪。而面对记者的提问时,杨玲显得有些羞涩。她说:“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是自然而然的选择,我能从中获得满足感,逐渐和老人建立信任的过程也让我产生价值认同感,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情而已。”

8月16日,党员社工杨玲来到东西湖区给农村留守老人送防疫物资。全区98位留守老人,还剩下3户物资没有送达,其中有一位老人让杨玲十分挂念。

“我要做留守老人的孙女”

8月16日上午,柏泉街道茅庙集社区一排排自建房门口零星坐着几个人,一栋三层自建房内,一位老人时不时地抽噎,每每想起自己的女儿,老人就控制不住地掉眼泪。“一切都在好起来,您要坚强点,成为您女儿的精神支撑;我就是您的孙女,做你的精神支撑!”杨玲不断鼓励70岁的留守老人吕敬华(化名)。

2019年以前,吕敬华领着每个月2800元的退休金,生活还算幸福,经常参加社区的志愿服务活动。但突发的变故打乱了吕敬华的生活,丈夫去世,女儿离婚并查出患有乳腺癌,家里的积蓄一下子蒸发。

微信图片_20210819094915

也是从2019年开始,杨玲负责东西湖区关爱留守老人项目,了解到吕敬华家的情况后,杨玲每周都要上门拜访,配合社区工作人员保证吕敬华基本生活需求,听老人倾诉。

“您的腰好点了吗?最近天气变凉,您的老毛病估计又犯了吧!”杨玲搀扶吕敬华到家中老式的红漆木椅上坐下,给老人揉揉腰背。“我这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一变天就要犯,亏了你还记得。”吕敬华拍拍杨玲的手背说。

看着年轻的杨玲,吕敬华总是联想到自己的女儿。“我女儿今年41岁了,没有孩子,如果有孩子的话,估计和你也差不了几岁。苦了我的女儿了,婚姻失败了,做了手术胸部也切除了,手术之后一直戴假发,回来摘掉假发,我看着真心疼。”说着说着,吕敬华又哽咽了。杨玲赶紧岔开话题:“现在都过去啦,头发也长起来了,以后都会好的,别说您没有外孙女,我就是你的外孙女!”

“老人的信任是我工作的动力”

“小杨小杨,我家里漏水啦,能来帮我看看吗?”一天晚上8时许,杨玲接到东山街道蒿口大队的严玉芝老人的电话,紧急寻求帮助。接到电话时,杨玲正在整理关爱留守老人项目的相关资料,梳理老人近期需求列表。“严奶奶,您先别着急,我们马上过来,一定配合社区工作人员给您解决问题。”

71岁的严奶奶独居在家,子女都在外地务工,很少回来。因为连日的大雨,墙体渗漏,紧张担忧的她第一时间就打电话给杨玲。严奶奶说:“小杨经常关照我们日常生活,每次找她都会及时上门,所以遇到问题自然第一时间就想着给她打电话。”

杨玲和同事及时上门安抚严奶奶紧张害怕的情绪,告诉她渗水并不严重,陪她聊聊天,并保证第二天联系维修人员上门修理,严奶奶终于放下心来。杨玲说:“留守老人更多地是缺乏一种心理上的陪伴和支撑,独居老人常常遇到问题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时候他们能第一时间想到我,这种信任感正是我工作的动力。”

微信图片_20210819094911

杨玲至今还保留着一份黄养凡老人亲手写的感谢信,“感谢两位年轻的社工,2020年春节过后,我的类风湿药已吃完,关节疼痛难忍,当时正处于疫情严重时期,小潘、小杨二人决然帮我到武汉市中医院购药,他们这种为了群众而忘我的精神使我非常感动,之后,他们时常打电话问寒问暖,经常上门为我们检查身体,测量血压,每月定期给我购药,从春节至现在,风雨无阻,从未间断,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黄养凡老人今年67岁,2020年3月底,杨玲接到该老人的求助电话,当时公共交通还没有重启,老人不会使用健康码。杨玲得知这个情况后,一直给老人代购药品,并为老人联系到了北京弘道基金会为老人提供救助金和生活物资,缓解生活压力。

开着小红车走遍98位老人家

开着一辆红色的小车,1998年出生的党员社工杨玲和同事走遍东西湖区11个街道,为68个家庭、98位农村留守老人服务。“小杨他们的车每个月总要来上几次,小杨一来就会陪我们聊聊天,送点东西,我们有事也会给小杨打电话。”老人们都记住了这辆红色的小车,也信任车上的人。

上门陪伴、代购送药、赠送物资,社工将需要帮助的人和想给予他人帮助的人连接起来。

微信图片_20210819094907

小红车停在吕敬华老人的家门口,吕敬华从杨玲手中接过物资后和之前送来的“健康匣子”放在一起。这个“健康匣子”是个防疫物资箱,是去年杨玲和同事们一起为120位留守老人准备的,箱盖上面有杨玲和同事的电话。

2018年,杨玲在东西湖区长青街农村福利院服务一年,与院内老人同吃同住。从2019年9月开始,在东西湖区民政局的委托下,杨玲和同事开始为东西湖区留守老人服务,武汉疫情期间为高龄独居的老人联系爱心菜2000斤、社会捐赠的菜籽油和土蜂蜜等物资累计金额为36000元,为困难家庭的留守老人联系获得北京弘道基金会救助物质和补助款共达8900元。

这一次武汉疫情来袭,杨玲第一时间为留守老人家庭筹集防疫物资80份,并送上老人家中。

微信图片_20210819094857

杨玲是湖南岳阳人,2019年从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民政管理专业毕业,2018年5月入党,同年进入武汉市逸飞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实习,一直工作至今。

在和老人交流时,杨玲能言善道,总是能很快地转移老人的注意力,安抚老人不安的情绪。而面对记者的提问时,杨玲显得有些羞涩。她说:“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是自然而然的选择,我能从中获得满足感,逐渐和老人建立信任的过程也让我产生价值认同感,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情而已。”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孙彩丹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