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从“行政岗”回归“一线”做社工是什么体验?

孙远航 2021-07-23 09:27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现在的我学会爱自己,现在的我能够理解别人,现在的我减少了非理性认知……自从来到了社工站,身边的人对我的评价都是:感觉你变温柔了很多,感觉你比之前快乐了。我也很喜欢现在的自己,因为命运从来都是握在自己手中,生活不会辜负每一个努力奔跑的人!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完了,当行的路我行尽了,当守的道我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

                                                                                     ——《提摩太后书》

今年4月份,我选择从工作了5年的岗位舒适圈跳出来,正式加入到社工站一线社工的行列。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偶然看到了一句话,“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你只好说‘我不会耶’。18岁觉得英文难,放弃英文,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说‘我不会耶’。人生前期越嫌麻烦,越懒得学,后来就越可能错过让你动心的人和事,错过新风景”。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似乎这五年除了会办证盖章之外,专业所涉几乎为零,想到社工专业离我愈加遥远,于是就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回归”。

捡拾回社工专业,于我而言我是进入社工站的第一个考验,建站初期,高强度的工作节奏反而是一个非常棒的学习氛围。经过这段时间的摸索与学习,我做出以下小结,与伙伴们共勉。

每一个选择都值得被尊重

“案主自决一般是指社工实务的过程中,案主有自由选择和决定的需要与权力。”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实际做起来却不容易。

在服务开展过程中,面对服务对象,我们总是不自主地帮助案主作出价值判断,其实,这一切想法的根源是我们忽略了服务对象的自身特点和优势。每一颗种子都有成长为大树的权利,每一个人都有自我选择的权利。我们不应该把自己的选择强加在服务对象身上,当我们无法接纳服务对象的时候,我们就需要及时的去调整自我的状态。真诚、接纳、不批判,这就是社工与其他服务在内核上的差异。

当然,生命第一的原则也应该贯彻服务始终,一切危及生命的行为我们应当秉承社工伦理操守,做好专业服务,保障服务对象的生命安全。

只要还在学习,人生就有无限种可能

佩内洛普·菲兹杰拉德说:你学过的每样东西,都会在你一生中的某个时刻派上用场。

对,就这说到社工的第一个技能“学”,不仅要学习,而且还要会选择性地学习、高效地学习。社工作为一类专业人才,需要专业的理论和价值观、专业的方法、专业的技巧、专业的知识……“专业”二字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就很难。到目前为止,我从不敢说自己是一个非常“专业”的社工,因为社工行业需要不停地去学习,温故专业知识、理论、技巧,学习政策文件、关注时事政治、参加不同领域的培训与督导。不断地进行职业再教育是社工行业的现实要求,也是社会工作者保持活力的重要行动。

社会工作是一项用生命影响生命的工作,社工需要用自己去影响服务对象,要有科学助人的使命感与价值观,具备完善的知识体系和专业技术的运用能力,同时需要掌握社会学、管理学、心理学等多门学科知识。这就使得每一名社工都要学会知识转化,需要我们容纳其他专业力量为我所用。

你要十分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做社工之后,大量的文字工作让我有些难以驾驭。于我而言,“写”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只要积累,总会有改变。于是,我开始不停地看,看别人怎么写,然后不断修改、练习。有时候,看到其他社工能够将一篇篇文字轻松写就的时候,心中不禁全是羡慕。为什么别人可以,我就不行。也许,他们在开始的时候也像我一样,面对大量的文字工作不知所措。也有可能,在无数个日夜,他们为了将服务内容进行整理和提高辗转反侧。更有可能,在他们在别人休息的时间,自己默默地敲击着键盘。

没错,要想看似轻松,就要做到十分努力。只有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才能让工作变得“轻松”。所有的困难都是停留在比较低的维度,一旦我的能力得到提升,困难便会消失不见。因此,我利用下班时间,每天坚持对白天工作进行复盘,整理自己的工作内容,记录自己的不足与得失。如今,我已经能够掌握社工的基本技能,也可以自如地带领小组,经过反复的思考,设计服务内容,要具备可行性,还要找出可能出现的风险,做好突发事件的应急预案。每一场活动的实施,都是在积累铺垫前行之路。

现在的我学会爱自己,现在的我能够理解别人,现在的我减少了非理性认知……自从来到了社工站,身边的人对我的评价都是:感觉你变温柔了很多,感觉你比之前快乐了。我也很喜欢现在的自己,因为命运从来都是握在自己手中,生活不会辜负每一个努力奔跑的人!

(投稿单位:积成驻槐荫区吴家堡街道社会工作服务站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孙彩丹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