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七年,我手持盲杖走上硕士学位授予舞台

张倩昕 2017-07-03 09:53   社工中国网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七年前,我选择修读社工专业的时候,我身边几乎只听到一种声音,那就是作为残障人士的我,我似乎更需要社工的帮助,难道还可以成为一名助人者吗?专业的学习,让不仅我了解到了助人自助的专业使命,也让我懂得了一个残障者的社会价值与能力,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优势与潜能,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地活着,社会需要的是多元与包容,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社会工作的专业学习让我体悟到的。

七年,我从藏起盲杖到手持盲杖走上硕士学位授予舞台

——接受融合教育的视障研究生自述

七年的大学时光,随着研究生学位授予仪式,画上圆满句号。在这个特别的时刻,我手持盲杖,走上舞台,走向大家。——尽管我属于低视力,使用盲杖是视情况而定的,一般只是晚上一个人走路时用得较多。以前我不太愿意使用盲杖,尤其是在亲人、老师和同学面前,所以那天很多人是第一次看到手持盲杖的我。

很多朋友们也许会觉得,学位授予仪式是个庄严、喜庆的时刻,每位学子都希望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给众人留下最美的印象,没有必要把自己的弱点暴露人前。像我这样拿着盲杖走上学位授予的舞台,等于告诉所有人,我是视障人士,何必呢?

我之所以选择拿起盲杖,走上学位授予仪式的舞台,接受校长的学位授予,是因为我想告诉大家,我是一位视障硕士。视障,是我特有的属性,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硕士,是我和普通同学在一起完成学业获得学位顺利毕业的结果。这就是融合教育。

还记得,七年前,我刚来到华南农业大学,偌大的校园让我无比的痛苦,大学和中学之间的学习生活差异也让我无法适从。我不会主动向老师同学求助,也难以和同学互动交流。把自己的盲杖藏起来的我,不断掩饰自己缺点与局限,慢慢地伤痕累累、身心俱疲。就在那时,我遇到了卓彩琴老师,改变我一生的良师益友——是的,改变我一生,一点也不为过。

刚认识卓老师的时候,我就觉得她很懂我,一切不用我说,她就似乎知道我要说什么做什么。走在路上,尤其是有台阶的路,完全不用我说什么,她便会主动伸过手来让我扶着她走;还不是很熟悉的时候,在学校碰到我,会主动叫我,后面还会加一句“我是卓老师”;第一次和老师出去吃饭,她还知道帮我夹菜……这些看似平淡的小事,对于我而言,不但贴心、温暖,更让接受帮助的我感到自在舒服,被接纳。

曾几何时,我也有过茫然失措的时候,那一刻我收到了卓老师的短信:“坦然面对自己!”之后我们谈话谈了6个小时,她陪着我度过了我自己感到艰难的时候。“我愿意陪伴你的成长,这是我作为教师的天职,也是我作为社工的使命!”这是卓老师通过一封邮件给我的话。我记得自己看到这句话时,感动得泣不成声:终于有人理解我的感受,明白我的需要!是卓老师,把我从混沌中拉了出来,引导我放开心扉,接纳自己,接纳他人。

七年前,我选择修读社工专业的时候,我身边几乎只听到一种声音,那就是作为残障人士的我,我似乎更需要社工的帮助,难道还可以成为一名助人者吗?是啊,我曾经也一度认为我不可能参加工作,需要别人的照顾,更不可能帮助他人,这也让我深深地陷入了极度的无力与无助之中,失去生的意义与希望。

专业的学习,让不仅我了解到了助人自助的专业使命,也让我懂得了一个残障者的社会价值与能力,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优势与潜能,每个人都可以有尊严地活着,社会需要的是多元与包容,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社会工作的专业学习让我体悟到的。专业实习,我从战战兢兢地开小组,小心翼翼地与残障个案接触,到从容为残障人士解读政策、链接资源,带领视障群体外出活动,一步一步,我明白到社工的职责与使命;我耐心倾听着每一位残障人士的心声与诉求,走进每个独特而富有生命力的残障家庭,感受着彼此的艰难困苦,强烈的共鸣,帮助我把眼前残障社群的需求变成一篇篇索材丰富,分析深刻的学术论文,这也使我充满价值感与成就感。

大学七年,接受共融教育的路上,不但有卓老师的陪伴。很多老师以及亲爱的同学们对我也是从惊奇谨慎,到了解接纳。很多人会好奇我是怎么完成大学七年学业的。在华农,老师们都会给我准备大字试卷,还会帮我核对答题卡;绝大多数教学资料也会为我提供电子版,让我可以通过电脑阅读。生活上,舍友们除了有时帮我晾晾衣服,还有去食堂的时候告诉我每天有什么菜,其他的都是和大家没什么差别。我的舍友曾告诉我:“刚刚接触你的时候,还以为得像照顾妹妹一样照顾你,可慢慢发现,你有些事情比她们还厉害,是大家互相帮助。”我的舍友在认识我之前都没有与残障人士接触的体验,刚开始都会有所担忧,但慢慢相处下来,大家都成了好朋友好闺蜜。

七年间,我在成长着,从自卑到自信,从胆怯到勇敢,从幼稚到成熟。我学会了追寻心灵的方向,也学到了专业知识,成长为一名真正的社工。现在,我不仅可以面对真实的自己,面对自己的内心,而且可以面对别人多样的眼光。我不再因为他人的歧视与排斥而害怕视障,而是接纳自己这个特点更积极融入大家的生活。

学位授予仪式是庄严的,我希望用我最真实的自己接受学位授予,我希望手持盲杖独立完成,在这个极具意义的时刻,我要向大家展现的是最真实的我,我并不害怕大家知道我是视障人士,从今以后,我可以带着视障的这个特点自信地走出来,走进大家的生活!而这,都是融合教育带给我的宝贵经历与财富。

教育对一个人的发展至关重要,对残障人士来说更是如此。目前,我国大部分残障孩子在接受着隔离式的特殊教育,也许这样的隔离可以把我们保护得很好,但总有一天我们还是需要走向社会,而融合教育,随班就读恰恰能够很好地培养像我这样的特殊孩子的社会交往能力,与普通孩子一起成长,也更容易适应和融入社会。另一方面,接受融合教育,学习的知识相对更为丰富和系统,到了高等教育阶段的专业选择度更广,未来的就业选择可能性也更多,多元就业才能更好更快地实现!

今天,我毕业啦,我要告诉大家,我先天就有视力障碍,但同样获得了硕士学位,我一直接受的是融合教育!

(作者单位:广州市融爱社会服务中心)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段冬蕾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