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社工陪伴抑郁症少女告别“轻生”,重建希望 | 优秀案例

张伟 杨晨 2021-03-30 10:27   深圳市社会工作者协会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社工陪伴抑郁症少女告别“轻生”,重建希望 | 优秀案例

社工张伟第一次见到佳佳(化名),是在龙华区某民办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内,那时15岁的佳佳因为一个月内连续两次在学校内割腕轻生,被学校重点关注。虽然两次都被及时发现送医,未造成严重后果,但班主任和学校都认为佳佳的情况急需专业人士的帮助,遂要求社工进行介入,并请家长全力配合,于是就有了第一次的三方面谈。

实际上,第一次面谈进行的并不顺利,母女之间针尖对麦芒,双方都在表达自己,埋怨对方的情绪化和不信任。张伟不得不暂停面谈,与母女俩单独沟通,才对案主的情况有了更清晰的了解。

微信图片_20210330102531

张伟为服务对象开展辅导性面谈

故事的开始

佳佳初一时被确诊为抑郁症,初二开始有轻生的想法。佳佳总觉得自己很“丧”,是个没用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真没意思”是佳佳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更让佳佳感觉心累的是,父亲长期在缅甸经商,每年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陪在身边的母亲则对她有抑郁症这件事抱持怀疑的态度。

“她总觉我夸大了自己的问题,拿抑郁症作为买自己想要东西的借口。”随着母女间争吵次数的增多,佳佳的病情也越发严重。除了家庭支持不足外,张伟发现,佳佳的朋辈支持也很薄弱。同学中唯一的好友也是一名抑郁症患者,另外一名远在他乡的“姐姐”也只能过虚拟网络联系。“我感觉没人可以帮我”,佳佳说。当负面情绪积累的越来越多、找不到出口时,她就会拿起刀子,伤害自己。

首先,你不是问题

掌握了佳佳的基本情况后,张伟开始制定介入计划。作为督导的她在深圳社工行业已经深耕了12年,既是社工,也是一名心理咨询师。早年在残障领域的服务经验让她对抑郁症有了更多了解,面对佳佳的情况,张伟选择了使用叙事治疗作为介入手法,首先就进行了“问题外化”。

通过2次面谈,张伟让佳佳意识到,她现在这个“丧”的状态,不是她自己没用,很大部分是由“抑郁症”造成的。抑郁症就像一个“小恶魔”,在和原来乐观、正面的她展开较量。当“小恶魔”的力量占上风时,她就会非常的低落和负面。但是,“小恶魔”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可以通过个人的努力和别人的帮助逐渐减弱的。

微信图片_20210330102528

服务对象在社工的安排下参加校园活动

张伟给佳佳布置了一个作业,进行两个星期自我情绪的监察,邀请佳佳每天为自己的情绪打分,借以观察“小恶魔”的力量变化。当佳佳发现与社工面谈、与母亲外出逛街以及收到陌生人善意的拥抱和祝福都可以让“小恶魔”变弱时,她相信自己是可以改变的。“虽然有点难,但我可以试试。”佳佳迈出了第一步。

其次,重写故事

当佳佳有了动力后,张伟继续带着佳佳在她曾经“灰暗”的经历里寻找独特和例外的经验。通过几次抽丝剥茧,张伟帮助佳佳看到两个被忽略的关键点:一是每次轻生,佳佳都会下意识地控制“程度”,也就是说,潜意识里佳佳是希望活下去的;二是佳佳从未放弃过求生,每次有轻生的想法时,只要有人能够“打断”她,及时的给她一个回应,哪怕是简单的几句问候,她都能停下来。

基于这样的发现,张伟尝试把佳佳的故事换了一个“版本”,在新故事里,佳佳每次快要被负面情绪淹没时,都要按下“暂停键”,这个“暂停键”开始是由社工来担任,以打断佳佳的轻生行为,帮佳佳找到一个负面情绪的出口。当佳佳和母亲的关系改善后,“暂停键”则转由母亲来担任。刚开始的2个月,佳佳按下“暂停键”的次数比较多,几乎每周都有1-2次,后来逐渐减少,5个月后基本没有了。

从对抗,到同盟

佳佳和母亲的关系也是张伟关注的重点。在个案跟进的过程中,张伟找到机会让母亲知道,即便佳佳经常抱怨母亲的任性和不理解,但却始终把母亲放在自己支持网络的第一位,并且非常希望能够获得母亲的支持。这样一次有效信息的传递,让母亲的态度有了改变,开始主动与女儿沟通。“我发现我妈最近变好了。”佳佳在面谈中主动告诉张伟,“那你记得告诉她你的感受”张伟提醒佳佳。

微信图片_20210330102522

张伟在校园内开展青少年道德法治教育课堂

1个月后,当其他家人都主张送走佳佳的宠物狗,让她感到无助的时候,母亲站了出来,坚定的站在佳佳一边。至此,母女间形成了一个潜在的“同盟”。“我妈现在的状态是我最喜欢的状态。”佳佳在面谈中反馈。她们不是不会发生争吵,而是学会了主动的表达,积极的反馈,以及对不同意见进行沟通。最终,母亲成了佳佳最有力的支持。

重建目标,重获希望

个案后期,为巩固佳佳的改变,张伟引导佳佳从自身的兴趣、爱好出发,为自己制定新的人生目标。由于受家人的影响,佳佳始终对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佳佳说“我想成为一名艺考生。”于是,张伟又和佳佳约定了短期的目标和需要完成的一些小任务,例如,合理规划学习时间,在课余有选择的参加兴趣班等,这些目标也得到了母亲的支持。佳佳的笑容越来越多了。

从2019年10月到2020年9月,社工陪伴佳佳走过了疫情,也见证了她的成长。截至2020年12月底,佳佳再也没有出现轻生的行为,与母亲之间也保持着紧密且良好的亲子关系。在与朋友相处上,佳佳从开始的被动到主动,包括学习与性格各异的同伴相处。破茧重生,佳佳的未来,和所有的初中生一样,充满着无限的希望。

(说明:本案例系两位社工共同完成,社工督导张伟负责进行辅导性面谈,学校社工杨晨负责个案的日常跟进与帮扶。)

案例名称:破茧重生——抑郁症个案的自杀干预与支持网络重构

案例作者:张伟  杨晨

推荐机构:深圳市升阳升社会工作服务社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孙彩丹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