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招募1000_80 (3)

吴懿艳:“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野蛮成长路

2020-01-14 10:22   东莞鹏星社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对于未来,吴懿艳鼓励自己要像某位人类学家说得那样“睁只眼闭只眼”面对不完美的世界。睁开眼感受服务对象的需要、寻找服务的资源和路径,尽己所能联动各界积极地推动社会工作发展;对于不完善的社会工作发展大环境抱着“闭上眼”的心态,不因社会工作目前发展的不足而困住前进的步伐。

微信图片_20200114102135

人物简介:吴懿艳,东莞市鹏星社会工作服务社品牌及研究部总监,东莞理工学院社工系兼职讲师,中级社工师。

入职时间:2009年10月14日

所获荣誉:

1、2012年度东莞市妇联系统“十佳社工”

2、2012年度东莞市优秀社工

3、2012年度“星扬好同工”称号

4、2015年“调解家事,守护家园”特使行动计划项目优秀项目管理人员

5、2015年度“调解家事,守护家园”特使行动计划“最美志愿服务项目负责人”

6、2015年第四届“广东省社工之星”称号

7、“2016年度知名社会工作公益督导者”优秀奖

8、2016年所负责的项目东莞市心晴妇女庇护中心获第五届中国公益慈善项目大赛铜奖

9、2016年所在站点万江白玉兰家庭服务中心被评为2015年度白玉兰优秀站点

10、2016年所撰写的《邻里互助·友爱共融——志愿者领袖培训小组工作》案例被评为“广东省社会工作历年获奖案例精选”精选案例

11、2016年“中央财政支持中社社会工作发展基金会云南昭通市社会工作综合服务试点”督导工作贡献奖

12、2018年东莞市社会工作十周年“耕耘纪念奖”

吴懿艳是东莞鹏星的第一批社工,也是东莞市首批上岗社工,她用“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式的“野蛮成长”来形容十年非常生猛的社工之旅。

01、社工菜鸟之初体验:在试错中成长

2009年,吴懿艳正式上岗担任一名社区社工。

但当时社区社工正处于“边缘化”的处境:社工究竟能做什么?这个疑惑困扰着用人单位,也困扰着像吴懿艳这样的社区社工。

那时绝大部分的东莞人民还不知道社工,吴懿艳和她的同事“漫步社区”,坐在门口的爷爷奶奶们看到他们便起身拿起凳子艰难而又紧张地往家里挪动,以为社工是“骗子”。

在不被了解的社区里开展服务十分困难,吴懿艳和同事们想到了“借力”。

在日复一日的晚饭后走社区与居民套近乎后,吴懿艳和同事发现社区是一个东莞传统的富有文化气息的农村老社区,以中老年人居多,晚饭后居民聚集在广场上,或耍太极或散步或跳舞,社区曲艺社深受居民欢迎发展也颇具规模。

在多次走访之后,吴懿艳和同事壮着胆和曲艺社的社长沟通合作的想法,双方很快达成合作共识并顺利举办活动,社工与曲艺社协同开展服务,这为社工提供了一个居民认可的平台,获得了社区居民初步的接纳与信任。

吴懿艳和她的团队成功开启了机构第一个活动。

接下来,吴懿艳还成功开启了机构的第一个案和小组。

在社区工作的一年多,吴懿艳悟到了一条朴素的社会工作者的成长真理:在不伤害服务对象和他人利益的底线前提下,勇敢地探索和试错,在探索和试错中了解社区和居民的需求,实践及反思社会工作的理念、价值及手法。

02、菜鸟蜕变期:快速成长

2011年,吴懿艳调岗到东泰白玉兰。

尽管也有从社区工作领域调岗至家庭服务领域的短暂不适,但凭着菜鸟阶段练就的“勇敢探索和试错”精神,吴懿艳逐渐适应家庭领域的工作并开始深究家庭领域的妇女家庭服务。

2012年,已是督导助理的吴懿艳“空降到”机构“万常沙”团队当负责人,但又不驻点在团队的站点中。

如何快速地融入并带领团队呢?吴懿艳做了两件事情。

一是在上任团队负责人之初,借争取承办市社会工作协会婚姻家庭个案培训的契机,通过带领同工申报、合作完成的过程中,充分发挥同工在婚姻家庭服务方面的优势。

二是在机构首届优秀团队评选的过程中,鼓励及组织同工积极备战,在七个团队中获得机构“三星级团队”。

“这两件事做成了,团队同工的士气马上上来了,我这位“空降”的负责人也获得了团队的认可。”

吴懿艳在家庭服务领域做了6年。

从做第一个家庭个案时紧张地不懂回应到服务对象忧愁地走进个案室,宽慰而轻松地离开个案室;

从懵懂地不知道何为“家庭为本”理念到结合理念及本土文化探索家庭服务模式;

从初到家庭领域,受到督导指导到自己开始做督导,引领同工成长,独当一面;

从进入团结而专业的团队,吸收成长的养分到自己亲身带领团队,与同工共同营造一个温情、团结、有专业热情的团队。

在工作中,吴懿艳是没有上限的付出,那时的她,每天睁开眼最期待的就是上班。

督导曾经说过,吴懿艳是他生命力里见过的最勤奋的几个人之一。吴懿艳之所以毫无保留地付出,是因为她相信她所持守的专业价值,她相信这个世界及这个行业里的真善美。这些价值推着她不知疲倦、兢兢业业地付出,即使面对超负荷的工作量,她也鼓励自己“做多一些就懂多一些”。

03、冷静思考期:如何应对社会工作发展的结构性困境?

2015-2016年期间,吴懿艳遇到了两件事逼迫她去思考社会工作发展的结构性困境。

吴懿艳在反家暴法出台前,在个案服务中将一位受暴妇女转介到庇护中心后遭受了施暴者一系列的暴力威胁。

“我很长一段时间在听到电话铃声的时候都感到恐惧”吴懿艳对这件事记忆深刻,甚至一度对自己一直引以为豪的职业感到怀疑,“在整件事情上,我觉得我是没有错的,而且我也是在做一件正义的事情,为什么在反家暴工作中,我这么的孤立无援?”。

吴懿艳认为社会工作的发展要紧密嵌入到整个社会福利体系中,社会工作者需要更多地发挥倡导的角色,借助微观服务的经验积累、与服务对象接触的机会及对整个社会服务体系的宏观思考,在法律框架和现存的体制下去做更多倡导性的工作,这些工作不易做,成效也不易凸显,但意义深远。

另一件让吴懿艳深感无力的事情是她一直为之奋斗的岗位因为投标失利结束服务。这意味着她从2013年带出来的团队被迫拆散,离去的同工满腔不舍与悲伤,留下的同工面临着两家机构社工共同提供服务的挑战。“这种服务模式对服务对象、机构和同工都是一种挑战与压力”吴懿艳如是说。

04、未来何去何从?

尽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吴懿艳对职业发展感到迷惘,对未来感到无所适从。那时,吴懿艳考上了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硕士研究生,读研期间,吴懿艳对中国社会工作的嵌入式发展有了更多的认识和思考。

对于未来,吴懿艳鼓励自己要像某位人类学家说得那样“睁只眼闭只眼”面对不完美的世界。睁开眼感受服务对象的需要、寻找服务的资源和路径,尽己所能联动各界积极地推动社会工作发展;对于不完善的社会工作发展大环境抱着“闭上眼”的心态,不因社会工作目前发展的不足而困住前进的步伐。

吴懿艳说,下个十年,她希望探索社会工作发展的更多可能性。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