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讨薪陷入"三角纠纷",幸得社工帮忙理乱麻

2017-09-04 09:10   钱江晚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社区时常碰到一些家务事需要调解,而这些事往往有着复杂纠葛的关系,社工们就要凭借他们的经验和专业知识理清思路,帮助当事人协调解决矛盾。最近,杭州下沙云滨社区就碰上了一桩看起来"斩不断理还乱"的纠纷案。

2017090106041abe1d3f01b009

社区时常碰到一些家务事需要调解,而这些事往往有着复杂纠葛的关系,社工们就要凭借他们的经验和专业知识理清思路,帮助当事人协调解决矛盾。最近,杭州下沙云滨社区就碰上了一桩看起来"斩不断理还乱"的纠纷案。

上周,一位三十多岁、面容憔悴的的男子走进了云滨社区服务中心寻求帮助。"我原来上个星期就要回老家的,但是现在老板没有把工资给我结清,我连回去的路费都拿不出来了。"他眉头紧锁,话语中带着哭腔。云滨社区书记刘敏见状,首先安抚了男子的情绪,让其坐下,并端上了一杯茶,听他讲自己的诉求和故事。

放错水淹了新装修的房子

男子自称姓侯,5月初从河南来到下沙找活儿干,在一家比较小规模的装修队找了一份电焊工的工作。3个多月来,他一直被装修队的许老板安排在云滨社区的一个单身公寓做装修活。眼看着工期将近,干完手头的活就能拿到2万多元工资回老家,小侯当时心里乐滋滋的。但是,没想到出现了意外。

事情是这样的:小侯当时给单身公寓装修,就临时住在公寓隔壁的毛胚房里。8月15日晚,小侯半夜起来上卫生间。摸黑的时候错开了装修房的水阀门,而后又睡眼朦胧地去"找周公"了。第二天起来,装修的公寓水漫金山。虽然及时处理,但是不少的装修家具都被水浸泡,需要重新返工。

想付赔偿,却被双方"踢皮球"

有错在先的小侯很内疚,他想着先和许老板谈赔偿,然后再领本该属于自己的工资。但他却万万没想到,自己把预先埋伏的"地雷"引爆了。

原来,这套公寓的主人童先生和装修队的许老板之前就闹了蛮大的矛盾。房主觉得装修工期慢,材料差,质量不过关,要装修队赔偿。而许老板觉得他们的装修已经尽职了,一些小瑕疵算不了什么,此外他还觉得房主沟通态度差,有故意刁难的嫌疑。两人你来我去,交涉中充满了火药味,而且这套房在小侯做完自己的活后也已经停工。

因为装修质量闹得不可开交的双方,现在又因为小侯的原因,矛盾更加激烈。进水损失怎么算,装修工艺问题定损怎么赔偿,似乎成了一笔糊涂账。双方都不肯出来和解,就把小侯当夹心饼干一样撂着,搞得他手足无措。

"我是很愿意赔偿的,房子进水毕竟是我造成的,但是房主说要直接找装修老板算账,老板却说先得解决所有装修的纠纷,他才肯进一步给泡水的家具定损,最后给我发剩下的工资。我想想,按照老板的说法,这个事情都不知道要拖到猴年马月去了。"小侯一边说一边搓着手,有些焦虑,"我觉得这件事情上我有责任,但是老板总不能拖着我的工资,又不定损又不发工资吧。"

社区好言相劝,三人共桌

根据小侯讲的情况,社工们又和房主和装修老板做了核实,把事情的大致脉络理顺了。在小侯走之前,刘敏对他说:"这事儿社区会替你调解,您放心吧。近期会与另外两方约好碰头时间,等我们的电话吧。"

话虽说出口,但调解遇到的阻力不小,首先遇到的就是当时人的不配合。劳保专员田俊玲说,大家都觉得自己有理,也都有情绪。听到是小侯的事儿,都不想管,于是他们只好用"车轮战"式的劝说方式,连续三天上午、下午给当事人打电话,讲道理。希望他们走出第一步,能先到社区碰个头,接受调节。

功夫不负有心人,前期关系已经降到冰点的三方终于同意到社区进行调解。

理清思路,向装修老板讨薪

社工对记者说,他们一圈了解下来,觉得房主和讨薪这件事关系不大。房屋的损失是房主和装修公司的事情。而不发小侯的薪水,迟迟不定损,主要原因还是许老板这里,因为他一方面怕先和小侯算少了损失,自己以后要赔更多给房主更多;另一方面,他和房主沟通的怨气还在,想着让小侯去找房主,让房主不高兴。

"理清了这些,我们就有眉目了。"田俊玲告诉记者,他们发现,原来小侯在许老板这里打工时并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但与小侯有事实劳动关系是属实的,所以许老板存在违反劳动合同法的行为,要是走法律程序,他不但要给小侯发工资和误工费,还要承担其他罚款处罚。

听了社工的分析,许老板的态度软了下来,衡量了其中的轻重,还是决定先给小侯结工资。同时,在社区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他们一起去了泡水的房屋进行了损失评估。最终小侯拿到了钱并且对自己造成的损失进行了赔偿。

尘埃落定,多日来被这件事折磨地睡不好觉的小侯拉着社工们,一句句地说着感谢:"太谢谢你们了,我来这里几个月,人生地不熟,也没有谁可以依靠。幸亏找你们社区帮我。以后,我自己也多长个心眼,不这么马虎了。毕竟家具泡水是我造成的,让房主和老板也都糟心了。"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张燕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