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图怪兽_fcab56b00318d133e0f30571ddb0a0dd_73220

广州全市社工服务项目超3000个

2019-08-08 09:06   信息时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8月6日,记者从广州市民政局获悉,该局构建了“综合+专项”的社会工作专业服务平台,目前,全市综合社工服务项目已达3000多个,在加强和改善民生、创新社会治理、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格局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小冬只是其中一个案例。

信息时报讯(记者 黄艳 通讯员 廖培金)一岁时小冬的爸爸患病离开人世,六岁刚上小学,妈妈患病去世,小冬成了孤儿。在难熬的阶段,社工陪伴一年多,帮助其走过最难的日子,如今像众多小朋友一样健康快乐的生活。8月6日,记者从广州市民政局获悉,该局构建了“综合+专项”的社会工作专业服务平台,目前,全市综合社工服务项目已达3000多个,在加强和改善民生、创新社会治理、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格局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小冬只是其中一个案例。

病魔重击的单亲家庭 社工助力孤儿挺过难关

据了解,广州在2018年10月开始启动的困境儿童成长支援服务项目,社工机构及社会工作者运用专业理论、专业手法为市内散居孤儿、事实无人抚养儿童、受监护侵害儿童等困境儿童及其家庭提供个案跟进、社区服务等不同形式的专业化精准服务,让困境儿童家庭重构家庭关系、拓展社交网络、提升社会功能。目前,困境儿童成长支援服务项目已开展重点个案服务97人次,应急救援17人次,培育了一支项目专属义工队伍,并成功链接价值13万多元的捐款和爱心物资。

和其他普通孩子一样,小冬原本也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然而在小冬刚满一岁,爸爸突患重病撒手人寰;紧接着,妈妈阿珍又罹患乳腺癌。妈妈勇敢地和病魔抗击,病情逐渐得到好转,并重新开始工作,努力撑起一家地生计。然而在小冬刚上小学那年,妈妈的癌症突然复发并且扩散了。病情来势凶猛,一下子将她击垮。

社工得知小冬家庭情况后,联同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一起多次上门,并帮助她申请了低保和重大疾病医疗救助。小冬妈妈患病后,对于前公司不支付病假工资的做法感到愤慨,希望拿起法律武器去维权。在社工、律师等多方沟通协调下,前公司最终作出妥协,给予了小冬妈妈工资补贴。生活上,在得知小冬的妈妈希望学校可以减免小冬的午餐费用后,通过社工的协调,学校立刻为小冬减免了午餐费用。

在小冬入学一个月后,妈妈去世了,小冬一下子成了孤儿。社工一方面陪伴小冬,给予情绪支持;另一方面走访学校、全托教育机构等,动员老师和其他同学在学习、生活上帮助小冬。对于小冬的抚养权问题,由于小冬的姨夫和表姐都希望拥有小冬的抚养权,双方因此争论不休。社工联系社区居委会、律师等,与小冬亲人一起,进行多方沟通协调,分析利弊。最终,小冬的亲人协调解决他的抚养权问题。

妈妈走后,小冬是不幸的,却又是幸福的。在社工的多方沟通协调下,学校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关心照顾他;平日里,表姐经常带他外出游玩,给他做好吃的;周末时,姨夫又把他接到了云浮小住。后来,在一次探访中,小冬说他很希望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儿童自行车。社工随后联系了越秀区妇女儿童发展促进会,在爱心人士的支持下,小冬终于骑上了心仪的自行车。他告诉社工,以后要好好学习,长大也要做一个爱心人士,去帮助有需要的人。此刻,社工顿感欣慰,这一年多来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社工双向沟通 厌学少年重返校园

“社工,请帮帮我的孩子……”小云的妈妈是被学校转介来找社工的,石牌街社工服务站接待了她。据小云妈妈说,小云自从上初一后,就开始抗拒去学校上学,有强烈的厌学情绪,躲在家不出门,不接触外界,作息时间日夜颠倒,情绪烦躁、焦虑,易发脾气,对家人比较抗拒。小云妈妈束手无策,通过学校转介,向社工求助。原来,小云的父母进行了一次搬家,帮小云换了学校,小云拒绝上学。

于是社工多次上门和小云交朋友,发现小云“厌学”以及“异样”行为的症结之一在于对父母爱的“误解”。于是,社工与小云家长一同去分析和探讨孩子问题的成因,让家长意识到自己在与孩子的互动和沟通上存在的问题,鼓励家长用正向的方式向孩子表达爱,让孩子感受到他们对她的关心。同时,引导小云换位思考,换个角度去看待父母曾经所做的事,让其感受到父母对她的爱,启动彼此爱的“按钮”。

针对小云妈妈,社工为其疏导负面情绪,使其情绪稳定同时推荐小云妈妈参加亲职教育和个人情绪管理的课程,以提升亲职教育能力和情绪调节能力。另一方面社工鼓励小云参加社工站的小组、兴趣班等青少年服务,使她重新与社会接轨,走出家门,拓展其社交网络,提升其社会功能。

将近一年的陪伴,努力并没有白费。如今小云的妈妈已经能现调增与孩子的互动方式,小云也在休学一年之后重新返回校园。

 

 

 


  • 微博推荐